中国工业网

北京各级政府收支预算明年内全部“花钱问效”

发布日期:2020-11-16

新京报讯(记者 姜慧梓)记者7月22日从北京市财政局了解到,北京市各级政府、部门和单位收支预算将全面纳入绩效管理,力争2020年底形成全面预算绩效管理体系。

 

近日,北京市委市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实施意见》。意见提出,力争在2020年底,市、区、乡镇基本建成全方位格局、全过程闭环、全范围覆盖、全成本核算、多主体联动的全面预算绩效管理体系。

 

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8年9月印发《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此次北京《实施意见》出台,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曹堂哲将其总结为绩效管理的“北京模式”,认为是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一般原理和北京实践创新的紧密结合。

 

范围

每年选择重大项目开展绩效评价

 

根据《实施意见》,构建“全方位预算绩效管理格局”,即是将各级政府的预算收支以及各部门和单位的预算收支全部纳入绩效管理,建立部门和单位整体绩效报告制度。

 

范围上看,绩效管理将覆盖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一般公共预算在政府和部门财政收支中占比最大,《实施意见》提出将重点关注收入结构、征收效率和优惠政策的实施效果;重点关注预算资金配置效率、使用效益,特别是重大政策和项目的实施效果。

 

针对重大政策和项目的绩效管理,《实施意见》明确,对新出台重大政策、项目预算实行随报、随评、随入库管理;对实施期超过一年的重大政策和项目实行全周期跟踪问效;建立重点绩效评价常态机制,每年选择重大政策、重大投资和重点民生项目组织开展绩效评价。

 

记者注意到,《实施意见》还首次提出“探索建立跨部门、跨行业、跨层级战略性资金绩效评价机制。”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曹堂哲解释,重大政策和项目预算多属于跨部门、跨行业、跨层级的政府战略性资金,这部分预算一般以专项资金和转移支付的形式。对这部分资金实施全过程预算绩效管理,有助于预算的科学决策和有效执行。

 

考核

领导干部选任需参考绩效结果

 

具体考核过程中,《意见》要求,建立全过程预算绩效管理链条,全面设置部门和单位整体绩效目标、政策及项目绩效目标,将绩效目标管理覆盖到所有预算资金和项目。同时,绩效目标还将作为预算安排的前置条件,与预算同步批复下达。

 

执行层面,曹堂哲总结为“事前开展绩效评估,事中进行绩效运行监控,事后加强绩效结果应用”。

 

具体来看,事前重点论证立项必要性、投入经济性、绩效目标合理性、实施方案可行性、筹资合规性等,由市、区两级财政部门推动建立立项评估决策机制。事中,对绩效目标实现程度和预算执行进度实行“双监控”,市、区两级财政部门要建立重大政策、项目绩效跟踪机制,对存在严重问题的政策、项目,要暂缓或停止预算拨款,督促整改落实。

 

在事后绩效结果应用方面,通过自评和外部评价相结合的方式,对预算执行情况开展绩效评价。本级部门整体绩效结果将与部门预算安排挂钩,下级政府财政运行综合绩效结果与转移支付分配挂钩。

 

同时,预算绩效结果还被纳入政府绩效和干部绩效考核体系,作为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公务员考核的重要参考。曹堂哲认为,这实现了“办事”“花钱”和“用人”绩效的有机统一。

 

成本

探索全成本预算绩效管理模式

 

曹堂哲介绍,在过去的预算申报和绩效评价中,一直存在成本指标“虚化”的现象。“事实上,全成本预算绩效管理对预算投入决策有着决定性作用。”

 

为提高成本意识,2018年北京首先在学前教育、养老机构运营、供排水补贴、电气热补贴、公交补贴、平原造林建设、商业流通、文化创意等领域开展了全成本预算绩效管理的试点探索。

 

此次《实施意见》将这一范围继续扩大,提出探索全成本预算绩效管理模式,将成本意识贯穿于预算管理各环节,建立以服务质量、投入成本和实施效果为重要考核内容,以结果为导向配置公共资源的预算管理模式。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白彦锋认为,更大范围减税降费政策落实以来,企业负担减轻,企业活力增强,对推动高质量发展有重要意义。但同时,也给各级财政带来了较大的减收影响。此种背景下,强调成本意识,合理编制预算,合理“花钱”显得更加重要。

 

监督

绩效目标和绩效评价报告“双公开”

 

《实施意见》提出,市、区两级财政部门要推进绩效目标和绩效评价报告“双公开”,自觉接受人大和社会各界监督。预算编制阶段,绩效目标要随预算同步审核、同步批复、同步公开。决算编制阶段,财政评价情况和部门自评报告要分别随政府决算和部门决算向社会公开。

 

北京市的预算公开从2016年开始,速度逐渐加快。2019年,北京市在首都之窗公开了48个市级行政机关和16个区政府2018年度绩效管理自查报告,这是北京市第一次在政府绩效考评前集中公开各单位绩效管理自查结果。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怡认为,绩效管理公开的最终目的就是提高预算管理水平和政策实施效果,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俞明轩认为,绩效评价公开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一些细致的工作要去做,让老百姓看得清楚明白,每项支出是不是物有所值,是不是实现了价值。

 

在制度保障方面,《意见》提出,对重大项目的责任人实行绩效终身责任追究制,切实做到花钱必问效、无效必问责。

 

【声音】

以预算集中反映政府活动和宏观政策,以预算管理规范政府行为,以预算绩效作为衡量政府绩效的主要指标之一,反映各级政府、各部门的工作绩效,能够推进政府效能的提升,加快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曹堂哲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编辑 陈思 校对 范锦春